折以

看世界的热闹。

[架空短打]雨无声

*男机械中心

*自设多


-幽灵-

[.5 笑歌]


海上下雨了。


一只老鼠被巨大的雨声惊吓,嘎吱嘎吱地从甲板这头往那头跑。不知是这艘船荒废在海上太久,或是老鼠奔跑的力气太大,愣是在甲板上留下一连串深深浅浅的爪印。我被它跑动的声音吵醒——也不能说醒,已经不在人世的我已经不需要分睡着和醒着的时候,当然如果我喜欢,我依旧可以闭上眼睛如同生前那样睡个觉——习惯性地从头上把护目镜往眼前扒拉,然后悄无声息地往船舱外走去。

老鼠似乎是看到了我,又或者说感觉到我发现了它,又湿漉漉地往我这里跑过来。我试图扯过随意系在腰间的大衣给他遮遮雨,就看到它穿过我的身体往我身后敞开的房间里钻,这才发现我站着的地方还是被不断倾泻的大雨浇得一塌糊涂。


最后一次打伞是在什么时候?

我发现自己已经想不起来隔着皮质手套握着金属伞骨的感觉。

很奇怪的是,我却很清楚的记得被雨淋湿的身体——棉质背心和腰间的长衣尽数湿透,黏糊糊湿漉漉的贴在皮肤上,随着脚步的迈动扯成一道又一道难看的褶皱。

大概是因为我是唯一一个湿漉漉的死去的吧。


那也是一个雨夜。我被忽然周身湿透的感觉惊醒,打量一番自己身着的衣物却没有任何异样。推开门喊了几声与我一直同队的吵吵嚷嚷的元素圣灵的名字,却因为过大的雨声并没有得到任何回应。或许是都去船长室那边了吧,我心想。

我特地绕了个圈子寻找着其他人边往船长室走去,意外的发现门敞开着。发现里头四处散落着从木架上摔下的麻绳、救生圈和被翻得乱七八糟的工具箱,我走过去,试图把他们收拾得整齐一些——我想我应该尽到一个船员的职责——却在蹲下身的时候发现了自己身体的异样。


我碰不到东西了。


-待续-


评论
© 折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