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以

看世界的热闹。

你看到我放的烟花了吗

你看到我放的烟花了吗

By井槐

☆双花

☆不够正经

乐乐退役去了B市跟大孙同居←私设

时间轴与现实不太对得上,比如说那个禁烟花爆竹的规定实施的时间点,别太在意(。


↓这是脑洞来源

 

    新年要到了。

 

    还在百花那会儿,张佳乐有时候过年不回家,经常拖战队里不回家的队友买点儿烟花炮仗什么的放着玩儿,图个喜庆。虽说有时候也会操作不行,被炸得太快的小炮仗吓得一抖一抖的赶紧跳开拍拍胸膛惊魂未定,但是也不妨碍他来年继续这个爱好。后来到了霸图,却因为某种众所周知的原因不好玩儿太疯,停了几年。再后来,他退役之后来了B市,这会儿还没有什么禁放烟花爆竹的规定,还能在过年时候放点儿烟花什么的。他这么一思索,得嘞,跟大孙住一起了,过年时候还能一起放烟花看呢。

      张佳乐在B市呆的几年间,跨年时也经常拉着孙哲平出来,零点时候在广场呆一起,一个人负责点,另一个人就把手边的烟花棒烟花筒一块儿点燃冲天空biubiubiu的放,回到家了睡一觉隔天翻相册评论一通各种烟花样式好不好看和吐槽对方的拍照技术。

 

    而今年稍微有些不太巧了。

 

    孙哲平一大早就出门了,宅在家的张佳乐看完早间新闻有点儿忧郁,他掏出手机调出孙哲平的短信框打了一长串儿吐槽却没按下发送键。

    从今年开始B市就开始实施禁止燃放烟花爆竹的规定,这意味着在过年的时候他失去了一项爱好,他有点儿忧郁地撂了手机一头扎荣耀里边儿虐了好几天菜,直到孙哲平打来电话告诉他今年他得跟家人聚餐,加上规定的事儿,估计放烟花的事儿得缓缓了。

    接完电话张佳乐想了想,烟花炮仗不放就不放了,但是也不能自暴自弃对吧,年还是得开开心心的跨。他收拾了一遭揣了钱包就出了门打算置办点儿年货——烟花棒的确不能再去考虑了。张佳乐这么想着却还是下意识走到了往时他老买烟花的店铺,却意外地发现居然还在营业着,询问了老板得知今年或许是最后一次能放烟花了他一口气买了三四十根烟花棒子,也没回绝老板的“转职赠送”,捧着一大堆烟花跟着人群去了广场。

 

    说来也巧,孙哲平今年定的酒店正好就在这个广场的旁边,晚上六七点天将黑的时候,他带着家人上到订餐的楼层打算一边吃晚饭一边等着据说再晚点儿楼下广场燃放的烟花。不过这样的天气真的没问题吗,孙哲平从落地窗前看了看逐渐暗下来的天空和楼下已经聚集起来的人群,想了想掏出手机拍了张照片儿给张佳乐传了过去。

    还没回?这家伙该不是在楼下那群人里边吧。吃到一半孙哲平不禁想,张佳乐一向除了训练之外手机不离身,而且B市的治安也不算差劲,也不至于……

    正想着孙哲平就感觉到兜里的手机振动了两下,隔了不一会儿就是一连串的铃声。他心说张佳乐这小子这个点又捣鼓出什么玩意儿能这么急吼吼的,他只好跟家人抱了个歉掏出从刚才在兜里嗡嗡个不停的手机,“怎么了张佳乐?”

    “大孙——”那头听起来吵吵嚷嚷,张佳乐不得不继续扯着嗓子道,“你看到我放的烟花了吗——”

    孙哲平往雾蒙蒙的窗外瞟了眼,若有所思地看了看下边儿被烟尘遮得红红绿绿的各种光晕,半晌怪无奈地道:“雾霾太大,我看不见。”

    张佳乐欲哭无泪:“……孙哲平你妹!”


    提前个新年快乐啊(你


评论(8)
热度(7)
© 折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