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以

看世界的热闹。

如果你变成回忆

*搬个旧文。

 梗取自"几回魂梦与君同"。

 大概是12年或者是更早的11年写的,忘了。

 虽然说是给基友的本子的文,不过后来本子似乎不了了之了现在就干脆搬过来。

 没cp向,非要说的话大抵算是[瓶+邪]。

 应该是HE,不甜。

 没问题的话请继续。



-


如果我变成回忆,这个世界会把我丢在哪里。

-

从什么时候开始重复这样的梦境。

吴邪梦见自己不停追逐着那个穿着蓝色兜帽衫的背影。从漆黑的墓道,到石城的死路,再到泥泞的蛇沼……场景不停地变换,那个背影一直在前方时隐时现。“这个人是谁,为什么我要一直追逐着他”这样的疑问随着梦境的出现萦绕在心头,但每每加快追寻的脚步、想知道更多的时候,总被随后出现的粽子之类的东西所阻碍,挣扎着逃离。

这样的梦靥常常被胖子叫醒。
“……又梦见他了。”对上胖子探询的眼神吴邪轻描淡写地带过,随后起身去洗漱。

随着时间的推移,胖子的表情也由最初的疑惑到后来的意味不明再到后来干脆摆出一副“胖爷我知道”那样理所当然的表情,也没有再问。


-


某天晚上吴邪挣扎着从那个梦靥中醒来,惊异地看到梦里那个穿着蓝色兜帽衫的人低着头站在病床边,过长的刘海遮住了脸,看不清他的容貌。
“你……”吴邪探询地出声,来者抬起头,露出被遮住的面孔,静静地看着他。


良久,他轻声问道:“吴邪,你真的不记得我了?”
吴邪低下头,苦思无果后想要再次询问,却见那人已将走出病房门。
吴邪踢开盖在身上的被子朝那个人冲过去,那个人听到吴邪起身的声音转过身,看着吴邪朝他冲过来,眼神深邃。吴邪伸出手试图做出挽留,却不曾想,他的手穿过了对方的身体。吴邪怔怔地看着他,这……又是梦境么。
那人看着吴邪,并无多余表情的脸上似乎出现了一丝宽慰的笑。不待吴邪再次开口,对方已渐渐消失在面前。

-


吴邪感觉今天睡得特别安稳。
睁开眼看到大片的阳光穿过窗帘的罅隙泻进病房,像极了昨晚似幻似真的梦里那人带着宽慰的笑。
想起昨晚的“梦”,吴邪条件发射看向脚底,竟有一层淡淡的灰。那个所谓的梦是真实发生过的吧,吴邪想。

起身叠被子的时候吴邪在枕边发现一件蓝色兜帽衫,便拿过来凑到面前——是那个人让人安心的、熟悉的味道。


“……小哥。”

-


如果你变成回忆,我会让它一直存活在我心里。


我从来,都不曾忘记。


-




彩袖殷勤捧玉钟,当年拚却醉颜红。舞低杨柳楼心月,歌尽桃花扇底风。
从别后,忆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今宵剩把银釭照,犹恐相逢是梦中。
 ——《鹧鸪天》晏几道



评论
热度(1)
© 折以 | Powered by LOFTER